《颜氏家训》

 二维码 24
发表时间:2016-05-13 20:09

 颜氏家训(一)卷第一 序致 教子 兄弟 后娶 治家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序致第一

   夫圣贤之书,教人诚孝,慎言检迹,立身扬名,亦已备矣。魏、晋已来,所着诸子,理

重事复,递相模效,犹屋下架屋,床上施床耳。吾今所以复为此者,非敢轨物范世也,业以

整齐门内,提撕子孙。夫同言而信,信其所亲;同命而行,行其所服。禁童子之暴谑,则师

友之诫,不如傅婢之指挥;止凡人之斗阋,则尧、舜之道,不如寡妻之诲谕。吾望此书为汝

曹之所信,犹贤于傅婢寡妻耳。

   吾家风教,素为整密。昔在龆龀,便蒙诱诲;每从两兄,晓夕温凊。规行矩步,安辞定

色,锵锵翼翼,若朝严君焉。赐以优言,问所好尚,励短引长,莫不恳笃。年始九岁,便丁

荼蓼,家涂离散,百口索然。慈兄鞠养,苦辛备至;有仁无威,导示不切。虽读礼传,微爱

属文,颇为凡人之所陶染,肆欲轻言,不修边幅。年十八九,少知砥砺,习若自然,卒难洗

荡。二十已后,大过稀焉;每常心共口敌,性与情竞,夜觉晓非,今悔昨失,自怜无教,以

至于斯。追思平昔之指,铭肌镂骨,非徒古书之诫,经目过耳也。故留此二十篇,以为汝曹

后车耳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教子第二

   上智不教而成,下愚虽教无益,中庸之人,不教不知也。古者,圣王有胎教之法:怀子

三月,出居别宫,目不邪视,耳不妄听,音声滋味,以礼节之。书之玉版,藏诸金匮。子生

咳提,师保固明孝仁礼义,导习之矣。凡庶纵不能尔,当及婴稚,识人颜色,知人喜怒,便

加教诲,使为则为,使止则止。比及数岁,可省笞罚。父母威严而有慈,则子女畏慎而生孝

矣。吾见世间,无教而有爱,每不能然;饮食运为,恣其所欲,宜诫翻奖,应诃反笑,至有

识知,谓法当尔。骄慢已习,方复制之,捶挞至死而无威,忿怒日隆而增怨,逮于成长,终

为败德。孔子云:“少成若天性,习惯如自然”是也。俗谚曰:“教妇初来,教儿婴孩。”

诚哉斯语!

   凡人不能教子女者,亦非欲陷其罪恶;但重于诃怒。伤其颜色,不忍楚挞惨其肌肤耳。

当以疾病为谕,安得不用汤药针艾救之哉?又宜思勤督训者,可愿苛虐于骨肉乎?诚不得已

也。

   王大司马母魏夫人,性甚严正;王在湓城时,为三千人将,年踰四十,少不如意,犹捶

挞之,故能成其勋业。梁元帝时,有一学士,聪敏有才,为父所宠,失于教义:一言之是,

遍于行路,终年誉之;一行之非,揜藏文饰,冀其自改。年登婚宦,暴慢日滋,竟以言语不

择,为周逖抽肠衅鼓云。

   父子之严,不可以狎;骨肉之爱,不可以简。简则慈孝不接,狎则怠慢生焉。由命士以

上,父子异宫,此不狎之道也;抑搔痒痛,悬衾箧枕,此不简之教也。或问曰:“陈亢喜闻

君子之远其子,何谓也?”对曰:“有是也。盖君子之不亲教其子也,诗有讽刺之辞,礼有

嫌疑之诫,书有悖乱之事,春秋有邪僻之讥,易有备物之象:皆非父子之可通言,故不亲授

耳。”

   齐武成帝子琅邪王,太子母弟也,生而聪慧,帝及后并笃爱之,衣服饮食,与东宫相

准。帝每面称之曰:“此黠儿也,当有所成。”及太子即位,王居别宫,礼数优僭,不与诸

王等;太后犹谓不足,常以为言。年十许岁,骄恣无节,器服玩好,必拟乘舆;常朝南殿,

见典御进新冰,钩盾献早李,还索不得,遂大怒,诟曰:“至尊已有,我何意无?”不知分

齐,率皆如此。识者多有叔段、州吁之讥。后嫌宰相,遂矫诏斩之,又惧有救,乃勒麾下军

士,防守殿门;既无反心,受劳而罢,后竟坐此幽薨。

   人之爱子,罕亦能均;自古及今,此弊多矣。贤俊者自可赏爱,顽鲁者亦当矜怜,有偏

宠者,虽欲以厚之,更所以祸之。共叔之死,母实为之。赵王之戮,父实使之。刘表之倾宗

覆族,袁绍之地裂兵亡,可为灵龟明鉴也。

   齐朝有一士大夫,尝谓吾曰:“我有一儿,年已十七,颇晓书疏,教其鲜卑语及弹琵

琶,稍欲通解,以此伏事公卿,无不宠爱,亦要事也。”吾时俛而不答。异哉,此人之教子

也!若由此业,自致卿相,亦不愿汝曹为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兄弟第三

   夫有人民而后有夫妇,有夫妇而后有父子,有父子而后有兄弟:一家之亲,此三而已

矣。自兹以往,至于九族,皆本于三亲焉,故于人伦为重者也,不可不笃。兄弟者,分形连

气之人也,方其幼也,父母左提右挈,前襟后裾,食则同案,衣则传服,学则连业,游则共

方,虽有悖乱之人,不能不相爱也。及其壮也,各妻其妻,各子其子,虽有笃厚之人,不能

不少衰也。娣姒之比兄弟,则疏薄矣;今使疏薄之人,而节量亲厚之恩,犹方底而圆盖,必

不合矣。惟友悌深至,不为旁人之所移者,免夫!

   二亲既殁,兄弟相顾,当如形之与影,声之与响;爱先人之遗体,惜己身之分气,非兄

弟何念哉?兄弟之际,异于他人,望深则易怨,地亲则易弭。譬犹居室,一穴则塞之,一隙

则涂之,则无颓毁之虑;如雀鼠之不恤,风雨之不防,壁陷楹沦,无可救矣。仆妾之为雀

鼠,妻子之为风雨,甚哉!

   兄弟不睦,则子侄不爱;子侄不爱,则群从疏薄;群从疏薄,则僮仆为雠敌矣。如此,

则行路皆踖其面而蹈其心,谁救之哉?人或交天下之士,皆有欢爱,而失敬于兄者,何其能

多而不能少也!人或将数万之师,得其死力,而失恩于弟者,何其能疏而不能亲也!

   娣姒者,多争之地也,使骨肉居之,亦不若各归四海,感霜露而相思,伫日月之相望

也。况以行路之人,处多争之地,能无闲者,鲜矣。所以然者,以其当公务而执私情,处重

责而怀薄义也;若能恕己而行,换子而抚,则此患不生矣。

   人之事兄,不可同于事父,何怨爱弟不及爱子乎?是反照而不明也。沛国刘琎,尝与兄

瓛连栋隔壁,瓛呼之数声不应,良久方答;瓛怪问之,乃曰:“向来未着衣帽故也。”以此

事兄,可以免矣。

   江陵王玄绍,弟孝英、子敏,兄弟三人,特相友爱,所得甘旨新异,非共聚食,必不先

尝,孜孜色貌,相见如不足者。及西台陷没,玄绍以形体魁梧,为兵所围;二弟争共抱持,

各求代死,终不得解,遂幷命尔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后娶第四

   吉甫,贤父也,伯奇,孝子也,以贤父御孝子,合得终于天性,而后妻闲之,伯奇遂

放。曾参妇死,谓其子曰:“吾不及吉甫,汝不及伯奇。”王骏丧妻,亦谓人曰:“我不及

曾参,子不如华、元。”并终身不娶,此等足以为诫。其后,假继惨虐孤遗,离闲骨肉,伤

心断肠者,何可胜数。慎之哉!慎之哉!

   江左不讳庶孽,丧室之后,多以妾媵终家事;疥癣蚊虻,或未能免,限以大分,故稀斗

阋之耻。河北鄙于侧出,不预人流,是以必须重娶,至于三四,母年有少于子者。后母之

弟,与前妇之兄,衣服饮食,爰及婚宦,至于士庶贵贱之隔,俗以为常。身没之后,辞讼盈

公门,谤辱彰道路,子诬母为妾,弟黜兄为佣,播扬先人之辞迹,暴露祖考之长短,以求直

己者,往往而有。悲夫!自古奸臣佞妾,以一言陷人者众矣!况夫妇之义,晓夕移之,婢仆

求容,助相说引,积年累月,安有孝子乎?此不可不畏。

   凡庸之性,后夫多宠前夫之孤,后妻必虐前妻之子;非唯妇人怀嫉妒之情,丈夫有沈惑

之僻,亦事势使之然也。前夫之孤,不敢与我子争家,提携鞠养,积习生爱,故宠之;前妻

之子,每居己生之上,宦学婚嫁,莫不为防焉,故虐之。异姓宠则父母被怨,继亲虐则兄弟

为雠,家有此者,皆门户之祸也。

   思鲁等从舅殷外臣,博达之士也。有子基、谌,皆已成立,而再娶王氏。基每拜见后

母,感慕呜咽,不能自持,家人莫忍仰视。王亦凄怆,不知所容,旬月求退,便以礼遣,此

亦悔事也。

   后汉书曰:“安帝时,汝南薛包孟尝,好学笃行,丧母,以至孝闻。及父娶后妻而憎

包,分出之。包日夜号泣,不能去,至被殴杖。不得已,庐于舍外,旦入而洒埽。父怒,又

逐之,乃庐于里门,昏晨不废。积岁余,父母惭而还之。后行六年服,丧过乎哀。既而弟子

求分财异居,包不能止,乃中分其财:奴婢引其老者,曰:‘与我共事久,若不能使也。’

田庐取其荒顿者,曰:‘吾少时所理,意所恋也。’器物取其朽败者,曰:‘我素所服食,

身口所安也。’弟子数破其产,还复赈给。建光中,公车特征,至拜侍中。包性恬虚,称疾

不起,以死自乞。有诏赐告归也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治家第五

   夫风化者,自上而行于下者也,自先而施于后者也。是以父不慈则子不孝,兄不友则弟

不恭,夫不义则妇不顺矣。父慈而子逆,兄友而弟傲,夫义而妇陵,则天之凶民,乃刑戮之

所摄,非训导之所移也。

   笞怒废于家,则竖子之过立见;刑罚不中,则民无所措手足。治家之宽猛,亦犹国焉。

   孔子曰:“奢则不孙,俭则固;与其不孙也,宁固。”又云:“如有周公之才之美,使

骄且吝,其余不足观也已。”然则可俭而不可吝已。俭者,省约为礼之谓也;吝者,穷急不

恤之谓也。今有施则奢,俭则吝;如能施而不奢,俭而不吝,可矣。

   生民之本,要当稼穑而食,桑麻以衣。蔬果之畜,园场之所产;鸡豚之善,埘圈之所

生。爰及栋宇器械,樵苏脂烛,莫非种殖之物也。至能守其业者,闭门而为生之具以足,但

家无盐井耳。今北土风俗,率能躬俭节用,以赡衣食;江南奢侈,多不逮焉。

   梁孝元世,有中书舍人,治家失度,而过严刻,妻妾遂共货刺客,伺醉而杀之。

   世间名士,但务宽仁;至于饮食饟馈,僮仆减损,施惠然诺,妻子节量,狎侮宾客,侵

耗乡党:此亦为家之巨蠹矣。

   齐吏部侍郎房文烈,未尝嗔怒,经霖雨绝粮,遣婢籴米,因尔逃窜,三四许日,方复擒

之。房徐曰:“举家无食,汝何处来?”竟无捶挞。尝寄人宅,奴婢彻屋为薪略尽,闻之颦

蹙,卒无一言。

   裴子野有疏亲故属饥寒不能自济者,皆收养之;家素清贫,时逢水旱,二石米为薄粥,

仅得遍焉,躬自同之,常无厌色。邺下有一领军,贪积已甚,家童八百,誓满一千;朝夕每

人肴膳,以十五钱为率,遇有客旅,更无以兼。后坐事伏法,籍其家产,麻鞋一屋,弊衣数

库,其余财宝,不可胜言。南阳有人,为生奥博,性殊俭吝,冬至后女婿谒之,乃设一铜瓯

酒,数脔獐肉;婿恨其单率,一举尽之。主人愕然,俛仰命益,如此者再;退而责其女曰:

“某郎好酒,故汝常贫。”及其死后,诸子争财,兄遂杀弟。

   妇主中馈,惟事酒食衣服之礼耳,国不可使预政,家不可使干蛊;如有聪明才智,识达

古今,正当辅佐君子,助其不足,必无牝鸡晨鸣,以致祸也。

   江东妇女,略无交游,其婚姻之家,或十数年间,未相识者,惟以信命赠遗,致殷勤

焉。邺下风俗,专以妇持门户,争讼曲直,造请逢迎,车乘填街衢,绮罗盈府寺,代子求

官,为夫诉屈。此乃恒、代之遗风乎?南间贫素,皆事外饰,车乘衣服,必贵整齐;家人妻

子,不免饥寒。河北人事,多由内政,绮罗金翠,不可废阙,羸马悴奴,仅充而已;倡和之

礼,或尔汝之。

   河北妇人,织纴组紃之事,黼黻锦绣罗绮之工,大优于江东也。

   太公曰:“养女太多,一费也。”陈蕃曰:“盗不过五女之门。”女之为累,亦以深

矣。然天生蒸民,先人传体,其如之何?世人多不举女,贼行骨肉,岂当如此,而望福于天

乎?吾有疏亲,家饶妓媵,诞育将及,便遣阍竖守之。体有不安,窥窗倚户,若生女者,辄

持将去;母随号泣,使人不忍闻也。

   妇人之性,率宠子婿而虐儿妇。宠婿,则兄弟之怨生焉;虐妇,则姊妹之谗行焉。然则

女之行留,皆得罪于其家者,母实为之。至有谚云:“落索阿姑餐。”此其相报也。家之常

弊,可不诫哉!


文章分类: 聖賢經典
分享到:


誠敬堂公益中醫診所長期佈施醫藥 分文不取 唯願我華夏同胞身安體健

  無中醫即無我中華民族,中醫瑰寶,救死扶傷,兆民萬世所賴,厥功至偉。其法自然,循人身本理,平衡陰陽,通阻化瘀,順道行藥,絕妙殊勝。時值今日,國之瑰寶無人繼承,無人弘揚,實乃國之悲嘁;且今之世人被病痛折磨,無錢醫治、用藥者只能苦苦度日,實乃民之痛心。


  噫嘻!為醫者,當心懷天下,此情此景,實不為我等願見。遂誠敬堂於此發心:願秉承大醫精誠之心念,為傳承中醫文化,開展公益中醫治療服務,佈施醫藥,為病患排除病苦,不收取任何費用。為病患排除病苦。不收取任何費用。

  我們也於此呼籲,值此“國”“民”於水深火熱之際,我們由衷期望有識之士能同共發心,伸以援手,為天下父母身安體健而行醫,為國之瑰寶——中醫的復興貢獻您的一份力量。



  現就門診所需義務工作崗位簡介

一、中醫執業醫師

具有《執業醫師證》的中醫執業醫師,具備良好的職業道德和醫療執業水準。發大慈悲心、大願心,願為大眾解除身心病苦。

二、藥劑師

醫藥學專業者或從事醫藥工作者,有一定的工作能力與經驗,發心並熱愛以救助病苦,普濟群生為事業。


三、護法義工

凡有奉獻精神,熱愛中醫,能依教奉行,老實、聽話、真干,年齡18-35周歲,發心長期護持(一年以上)的社會各界人士。(有傳統文化學習基礎者優先)


注:所有報名者均請將個人簡歷發至如下電子郵箱:2585938065@qq.com 簡歷未附照片,未留聯繫電話者恕不予以考慮。

以郵箱報名為準,不接受電話報名。

如有疑問,可聯系電話:010-64187591

(除此郵箱、此電話之外,均屬無效)


注:所有報名者均請將個人簡歷發至如下電子郵箱:2585938065@qq.com 簡歷未附照片,未留聯繫電話者恕不予以考慮。

聯繫電話:010-64187591(除此郵箱、此電話之外,均屬無效)









会员登录
登录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